富二代短视频形式化豆奶

走在人群之前,叶谦是异常的惹人瞩目。.23txt.

毕竟在场看热闹的人虽然多,但大家并不是傻子。

一个能够让薛青冥,以及临海几位大佬亲自出来迎接的年轻人,那他的身份如何可想而知。

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对于叶谦身后的那块大匾到没什么兴趣,但对于叶谦本人却是兴趣十足啊。大家一路上都在纷纷猜测,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?

叶谦似乎根本就没听见那些个闲言碎语,一路走到凝叶堂门口,面对着这几位大佬级别的人物,叶谦只是洒笑了两声。

“呵呵,南宫家主,欧阳家主,方家主,你们都来了,看来我今天是最后一个!”

薛青冥是没好气的白了叶谦一眼,嫌弃道:“叶小友,你好歹也是这凝叶堂的二当家的,对于自己名下的产业难道就不能上点心吗,真是的?”

叶谦连忙皮笑肉不笑道:“嘿嘿,起得晚了,薛老原谅则个啊!”

“哎,你们这些年轻人啊!”薛青冥最终只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。

薛青冥这番话看似是对叶谦说的,其实是说给一边的方寒山他们听的。

方寒山三人立刻明白过味来,再想想凝叶堂这三个字,心中那都各有各的盘算。

凝叶堂,凝叶堂,不就是叶谦和薛凝霜吗,似乎薛青冥是想通过这个来暗示一些什么。

卡哇伊美女穿校服图书馆写真

在座的这些也都是一些老熟人了,所以叶谦只不过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,然后一挥手,朝着老八道:“老八,把我的礼物拿出来,看看薛老喜不喜欢!”

其实远远的看到一块匾额的时候,薛青冥心中就满是不快了。

毕竟叶谦送礼,从来就没有过普通的货色,这一点从欧阳长风的寿辰上就看得出。

如今自己的店面开展,只是捧过来一块匾额,这礼物虽然无可厚非,但比起薛青冥心目中的理想值,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。

在薛青冥的想象中,叶谦应该送些翡翠,或者丹药,才能显得庄重。

不过就算心中再有多么的嘀咕,薛青冥的脸上也没露出任何的表情,只是静静的看着。

到是欧阳长风,一脸期待的看着,那表情是连续不断的变化,看起来十分精彩。

老八林海到是个力大无穷的人,只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手托着匾额,一手猛然一挥,将原本盖在匾额上的一层布给揭开了。瞬间,一缕金灿灿的光芒在人群中绽放开来。

顿时,凝叶堂周边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是一阵哄堂,惊呼之声不绝于耳。

“金的,居然是金的?”

“靠,不至于吧,一块匾额居然用纯金打造,这也太离谱了一点吧,这得花多少钱啊?”

“土豪,这绝壁是土豪啊!”

看到这块匾额,就连薛青冥自己都呆住了,纯金的匾额虽然在薛青冥眼中不值当多少钱,但这也太过招摇了,而且感觉乡气。

不过很快,薛青冥就感觉不对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。

别人送金匾额大不了那匾额上的几个字是镶金的,但叶谦这个土豪可不同,他送的匾额那是纯金的,整块牌匾都是通体金光。而中间仁心仁术四个大字却是镂空雕刻进去的。

起初欧阳长风他们也没将这块金匾当成一回事,金子这种东西毕竟见得多了,也没感觉什么不对。

不过这几位那都是阅历老辣之人,很快就察觉出一些端倪来。

先是这金匾上面的字迹。

仁心仁术四个大字看起来虬髯有力,一看就是出自于大家手笔。而且这四个大字根本就不是用刀工雕刻而成,好像是有人硬生生用指力给刻画出来的。

以叶谦的修为,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。

只是这仁心仁术四个大字之中却人让人看出了一种刀光剑影的感觉,似乎其中包含了一股强大的杀念。

而匾额的四周雕刻着五条金龙,龙飞凤舞,看起来栩栩如生。这金龙口中含着日月,乃属于阴阳之气。

也许普通人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但是不管是欧阳长风,还是南宫风华,或者是方寒山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块匾额散出来的荧荧之气。

这哪里是一块普通的匾额啊,这根本就是叶谦打造出来的,镇压气运的法器啊!

一时间,凝叶堂外面是一阵喧闹,热烈的讨论,大家都想知道面前这个土豪一般的少年到底是谁?

而凝叶堂内却是一片死气沉沉,似乎所有人看着这件法器都呆了。

叶谦眼眸一扫,见众人都不说话,不禁尴尬的咳嗽了两声。

“薛老,不知道我这件礼物您老满不满意啊?”

薛青冥呆了半响,才愣愣道:“呵呵,满意,太满意了!”

一件法器,无缘无故的得到了一件法器,恐怕不管是谁睡着了都会笑醒的吧。

此刻的薛青冥已经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了,至于那几位大佬则是满脸洋溢着羡慕嫉妒恨。恨不得将这块金字牌匾抢回去才好呢?

就在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叶谦送的这块金色牌匾之上的时候,那位凝叶堂的掌柜的再次走到了薛青冥的身边。

“薛老,时候差不多了,您看,咱们是不是……”说着,他抬头望着薛青冥,似乎有些紧张。

薛青冥这才回过神来,当着这些个长枪短炮的,薛青冥一脸笑意的吩咐道:“嗯,你去准备一下,告诉他们,剪彩仪式马上开始!”

有了大老板的这一声命令,这位掌柜的自然是屁颠屁颠的忙前忙后。

后面的礼仪公司也早就准备好了,一时间敲锣打鼓的声音是不绝于耳。

红色的大花球布条很快就拉了起来,薛青冥拿着剪刀站在中央。毕竟薛青冥自己也没做过这种事情,所以什么致辞之类的东西也就部跳过了。

那边司仪话筒一开,说了声:“诸位朋友,诸位乡亲,今天是我凝叶堂开张的大喜日子,等一会,就是八点十八分了。请大家跟我一起倒数计时,迎接这喜庆的时刻的到来!”

“十,九,八……四,三,二,一,我宣布凝叶堂剪彩仪式正式开始!”

一声之后,长枪短炮立刻对准了薛青冥老人,当然了,大家更多的焦点还是那块金字匾额,照相机咔嚓咔嚓的声音是不绝于耳。

薛青冥笑意妍妍的挥动剪刀就要剪彩。

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了出来:“等等!”

薛青冥眉心瞬间一皱,剪彩的时候被人打断,心情自然大是不好。

不过此刻的薛青冥却没有半分迟疑,剪刀落下,直接将手边的大红布条剪成了两段。

而此刻,人群中一个拄着拐杖的苍老身影,在两名年轻人的搀扶下,缓缓走了出来。

人群中有眼尖的,立刻尖叫道:“这,这不是文大师吗?他怎么来了!”